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章公祖師”坐佛追索案:海外流失文物追索困難重重

2018年10月18日 11:12 來源:錢江晚報 參與互動 

  “章公祖師”坐佛追索案第二次開庭,荷蘭藏家是否善意取得成焦點原告律師說,海外流失文物追索依然困難重重

  三年追索,章公祖師能否回家

2015年3月3日,章公祖師肉身像在匈牙利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

  12日,備受海內外關注的福建“章公祖師”肉身坐佛跨國追索案在福建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這是該案第二次開庭。庭審最后,雙方均表達了調解意愿。

  原告代理律師劉洋告訴錢江晚報記者,當天庭審時,焦點主要是兩個,一是荷蘭藏家奧斯卡·范奧維利姆手上的佛像是否就是章公祖師,二是該藏家是否善意取得。

  劉洋透露,此前他在荷蘭拿到的一份視頻成為該案的一個重要證據。

  目前,劉洋對于調解的結果審慎樂觀。但他也表示,荷蘭藏家此前態度曾出現反復,而且一度曾要求補償其2000萬美元。而當天庭審中,荷蘭藏家通過代理律師表示坐佛已在荷蘭交易,并且拒絕透露詳細情況,所以最終調解結果依然難說。離開家鄉20多年的坐佛,能否最終回家,還是未知數。

  劉洋表示,這一案件,也說明目前海外流失文物追索依然困難重重。

  是否同一尊佛像各執一詞

  錢報:章公祖師的追索案已經有三年了,目前進展如何?

  劉洋:追索是2015年開始的。其實剛開始很樂觀,國家文物局當時介入后,荷蘭藏家很快表示會無償返還,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他變卦了。案子目前在荷蘭和中國都在進行,國內是第二次開庭,當天我們得知一個壞消息,荷蘭的中間判決已經出來,我們敗訴。所以這次國內的判決變得很關鍵。

  錢報:庭審上主要的焦點是什么?

  劉洋:對方提出的幾點和之前在荷蘭的聽證會上大同小異,一是質疑國內福建這邊村委會的訴訟資格;二是認為荷蘭的坐像并非是章公祖師;三是提出坐像已在荷蘭交易完畢。

  訴訟資格按我國法律沒有問題。而坐像是否同一尊的問題,此前進行返還談判時已經明確是同一尊。2014年荷蘭德倫特博物館在佛像展出時,出版的圖冊中有當地研究者的文章,稱佛像內有文卷,卷上寫有漢字“章公六全祖師”字樣。

  這次開庭,我也提出了新的證據。我此前去歐洲時,坐像已撤展,我沒看到,但是收到當地華僑輾轉給我的一份視頻,詳細拍攝了這尊坐像。尤其在坐像背部,可以清楚地看到有文字被刮去的痕跡,但是還能看到最后有“重新”兩字,這是當年坐像重新刷金后留下的記錄,而在福建供奉章公祖師的竹籃的提把上,也有這些字樣,這是很關鍵的證據。綜合來看,坐像是同一尊沒有疑義。

  荷蘭藏家還提出,在2015年底,坐像已經被他在荷蘭交易。但是他拒絕透露交易的詳細情況,也不愿意告知法庭第三方買家的信息。

  按照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荷蘭藏家有必要提供這些信息,不然可以不采信其說法,那么坐像依然被認定在其手中。

  錢報:如果他真的已經轉賣了,還有辦法嗎?

  劉洋:明知是贓物,還進行買賣,就是欺詐性交易。我們可以要求認定交易無效,并同時追加第三方買家為起訴對象。

  錢報:荷蘭藏家在此前一直強調自己是善意取得,這點是否有爭議?

  劉洋:當然有。在國際上,判斷是否善意取得主要依據有兩個方面,一是是否在公開市場取得,比如拍賣會等。他則是私下買賣,而且一直沒有提供詳細資料。二是價格是否合理,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他1996年買入的價格是4.4萬荷蘭盾,當時約合人民幣十幾萬元。這么低的價格是不正常的。當時宋代的中國造像的價格多在百萬人民幣以上。低得離譜的交易價格顯然是因為來源有問題。

  調解階段雙方各提條件

  錢報:12日庭審最后結果是什么?

  劉洋:最后我們都表達了調解意愿,法院也進行了調解。

  錢報:雙方有怎樣的訴求?

  劉洋:我們當然是要求返還坐像。同時可以給予荷蘭藏家一定的經濟補償和精神鼓勵。不過關于經濟補償需要在當地村民可以負擔的范圍內,當地經濟條件并不算很好。如果按照荷蘭藏家之前提出過的2000萬美元,那肯定不現實。

  對方代理律師表示要和荷蘭藏家本人再聯系溝通,但對方表示即使最后坐像返還,也不愿意返還給福建當地的村里,因為這意味著承認買贓。

  具體調解雙方還需要再溝通。

  錢報:你對調解結果樂觀嗎?

  劉洋:審慎樂觀。我們當然希望能夠以調解的方式解決此事,對雙方都是有利的。但是目前來看情況并不明朗。荷蘭藏家的態度此前也出現過反復,我們希望他拿出善意和誠意。

  錢報:如果調解失敗,那如何繼續追索?

  劉洋:調解失敗的話,法院繼續審理判決。如果法院認定坐像是同一尊,屬于被盜文物,并且該藏家不是善意取得的話,那么按照國際公約和慣例,被盜文物都應該無條件返還。

  此前我國文物部門也強調過,章公祖師像屬于被盜文物,證據確鑿,無論后來經過怎樣的轉手交易,都不能改變被盜竊、走私的事實。

  文物追索依然困難不小

  錢報:畢竟坐像現在在荷蘭,即使判決要其返還,最終如何執行呢?

  劉洋:我們在荷蘭的訴訟中間判決已經敗訴,目前來看最終的結果可能不利。

  目前常被用于海外流失文物追索的多邊國際條約是1970年的《關于禁止和防止非法進出口文化財產和非法轉讓其所有權的方法的公約》和1995年的《國際統一私法協會關于被盜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約》。

  但這些公約存在追溯和時效問題。就荷蘭而言,2009年才加入“1970公約”,這意味著公約對1996年的佛像交易沒有法律效力;荷蘭至今未加入“1995公約”;中國和荷蘭也沒有簽訂文物歸還的雙邊條約。

  這意味著坐像的返還執行確實有難度。

  錢報:那就沒有辦法了嗎?

  劉洋:辦法總是有的,如果調解成功,當然最好。最壞的打算,就是走刑事訴訟。以判決的形式認定坐像是被盜文物,荷蘭藏家的買賣就是知贓買贓,可以走刑事訴訟。我此前去荷蘭和當地的國際刑警組織有過聯系,希望對方出面幫我們索回坐像,但當時坐像是否為同一尊、是否是贓物等還沒有定論,所以對方婉拒了我們的訴求。但當時商定好,一旦坐像定性為贓物,就可能錄入國際刑警組織的被盜藝術品數據庫,這樣他們就可以采取相關措施。

  錢報:你一直從事文物追索,經歷過圓明園獸首追討和龍門石窟造像追索等大案,有什么感觸?

  劉洋:流失文物的追索確實有難度。這次的事,國內也有法學專家說執行很困難,希望不大。但是不能因為難度大,就放棄,就不去做,你不做,一點希望也沒有,你去嘗試去努力,或許會有轉機,即使最終不盡如人意,也問心無愧。

  章公祖師坐佛追索案

  據稱,章公祖師俗名章七三,法號普照,北宋年間圓寂后被塑成金身佛像,供奉在福建大田縣吳山鄉陽春村和東埔村共同擁有的普照堂內。

  1995年12月,“章公祖師”肉身坐佛遭人盜竊,村民向公安機關報案,但坐佛下落不明。

  2015年3月,匈牙利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一尊肉身佛像,引起轟動。福建的村民認為該尊佛像即為被盜的“章公祖師”。隨后福建省文物部門表示初步確認展出的“肉身坐佛”就是二十年前被盜的章公祖師像,該佛像持有者荷蘭藏家隨后撤展。

  2015年11月,陽春村和東埔村村民委員會代表全體村民授權中荷律師團隊進行“章公祖師”肉身坐佛的追索訴訟,并在中國和荷蘭兩國進行平行訴訟。

  2016年5月,律師團向荷蘭法庭提交起訴狀,要求法庭判決荷蘭藏家歸還佛像。

  2017年7月14日,荷蘭阿姆斯特丹地區法院就該案舉行了首場聽證會。

  2018年7月26日,該案在福建三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2018年10月12日,該案第二次開庭。

  王曦煜

【編輯:李玉素】

>文化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图